TabooCat's Blog Blog

Rob's Plaid Skirt - Oct 2018

Rob’s Plaid Skirt and variants

Rob’s Plaid Skirt 這個品種特別的優點在它的葉斑,對環境不太揀擇,就算在略為溫暖的天氣,例如溫度26、7度的時間,也會生出皇冠葉班。但對比葉班,花的外表便比較失色。其實花不難看,只是花的外表不穩定。我有數盆此品種的花,每盆開出的花也略有不同。今年的兩盆分別出桃紅色 及淺粉紅。 以往幾年甚至曾經有異變到全紫色加白綑邊 、和白花加粉紅噴點綑邊也有。有一點肯定的,當花異變到全紫色加白綑邊,便是最後形態,不會再變回以往的樣子了。 Rob’s Penguin Suit (9805) 09/14/2007 (R. Robinson) Semidouble dark blue star/white edge. Crown variegated dark green, yellow and beige, pointed, glossy/red back. Semiminiature 這個品種雖說很不穩定,但也可以說他很能夠對應環境作出改變而有利生存,所以它很強壯,生長很快,開花也很快。若果想它更快開花,可用小盆栽種,但缺點便是葉序會長得很差。若果不需要在小苗時確定花色,還是給他大點的盆子種吧!那樣葉在和葉斑也會長理想。

Cherry Princess

舊年放在家中種植的Cherry Princess,它的十字花不能開出明顯中條,實在飲恨。到了今年中, 放在office的窗邊種植,環境比較直受光、溫度有24-5度,在九月時開嘅花的顏色終於正確了,中條很實。可能今次讓它有足夠光照(窗台光照),可以開出正確的花色, Fuchsia(紫紅色)的中條更實、更明顯。 種植了這個品種一年,我覺得品種頗穩定。而由它常長出的側芽,選了兩隻較大隻的種植,都能開出正確花色。因爲是用自然光種植,環境當然不可能維持得穩定,所以偶然會有紅色的葉柄,但這似乎不影響十字花的穩定性。 今次形成的花苞有很多,它對dyna-gro grow肥的受性很好。中央葉子有些少肥料積聚,但情況並不嚴重。外圍葉子和中央葉子顏色不同,估計是在家種植光線較弱, 所以葉的顏色較淺。 我用來種植的是約直徑三吋的咖啡漏杯,植株葉幅當時長至七吋。因爲我要換泥,已經把外圍的葉子修走了,拍了這幾張相片後,也把花和花苞一起剔除。 一段小插曲:平時用來預防蟎害的蟲蟎敵 ,不留意原來接近用完了,開水後淋花後,發覺有許多白色沉澱物漬在葉面,搞咗我好耐才抹走它們。所以切起,不要用到最底層的藥啊! 總的來說,容易開花,葉子在濕度高時,可長得又圓又大,所以說是很不錯的品種。

Kentucky Gooseberries

Kentucky Gooseberries (D. Rollins) Double white star/light pink blush. Medium green, serrated. Semiminiature 舊年12月時從office 帶返家裏的無光窗台種植,返來前葉子比較黃,它應該受不了office 窗邊的強光。回來過了接近五個月後,雖然弱光下生長得較慢,但果然葉子變回綠色,花的中心粉紅也明顯多了。 Phyllis’ Gallery: Kentucky Gooseberries (Semi-Miniature) ↑ 放在家裏窗台減光種植,花的中心更粉紅色。 ↑ 現在葉子變得更綠。 這張相片沒有調校顏色,在陽光斜射下,有時會出現這種螢光的桃紅色。 ↑ 之前不覺得它的花梗是這麼挺直。 種植記錄: ↑ Dec 12, 2017 返來前葉子比較黃...

K’s Cherry Chip Frosting

K’s CHERRY CHIP FROSTING. Semidouble-double frilled pansy. White with coral-red thumbprints and purple fantasy, occasional darker red streaks. Medium green serrated, slightly wavy, quilted. 我在舊年十月收到這棵花的無根中苗,真的很感謝花友無私分享(其實是送我K’s Dancing Spree 和 Cherry Princess 的同一位花友),當然也要感謝另一位花友的幫忙運送。 這六個月以來我把它放在office的窗臺栽種,而期間換了兩次泥和上大盆。這個品種的花期比之前的 K’s Dancing...

Rosie Ruffles Sport

Rosie Ruffles Sport Single-semidouble light fuchsia star/light ruffled edge. Medium green, heart-shaped, quilted, hairy, wavy. Standard Chimera, Japanese Chimera 舊年十二月把在office種得很不太理想的Rosie Ruffles Sport帶回家,這是一個有十磈葉子的中苗,我把它放在家裏的窗臺看看種植效果。真的估不到今次有驚喜,竟然經過了四、五個月後花竟然開得還不錯。今次的總結是,葉子不夠波浪狀,但有花多了綠邊(拍掌)。 在我把它帶回家後,大約每兩三月便換一次盤,看著它慢慢長大了不少。雖然作標準型縞花品種來說,依然是比較小巧。但對我從來未試過種到這麼大才開花,植株大棵一點,花量的確多了不少。 我家裏冬天時窗台的陽光很弱,開始時我有些擔心不夠光線,尤其這個品種不太穩定,我比較擔心會跑色。不過最後竟然冇問題,只有少量的花沒有明顯的縞線。我想這個品種有機會是不用太多陽光種植的,現在這盆花沒有紅葉柄,也能保持縞線。 Phyllis’ Gallery: Rosie Ruffles Sport (Standard) ↑ 這個品種真的不太穩定,所以突然見到 Polar Star 也不奇怪...

K’s Dancing Spree

K’s Dancing Spree (10849) 07/31/2016 (K. Hajner) Single white frilled sticktite pansy/purple-fantasied pink patches, mostly on lower petals. Variegated medium green and white, quilted, slightly wavy. Standard (Western) 舊年12月初,收到這棵花的中苗。非常感謝資深花友的無私分享,也感謝另一位花友的幫忙來運送給我。除了頭三個星期的消毒過程外,這棵花都是在新整的LED燈架下載種的。 這個品種的花期應該也頗長的,我第一朵花開到現在,已經三個星期了,仍沒有凋謝的跡象。雖然根據它的品種記錄,他應該只有單瓣的花,所以一如所料,第一朵花的是完全單瓣的,只得五片花瓣,而且顏色也比之後開的花略為淺色。但之後陸陸續續開的花,有的會變得十分半重瓣,而且花的邊邊緣有輕微的捲曲荷葉邊,所以有幾分華麗的感覺。另外,它的每一椙花通常也會有五個花苞,而且以我初步的觀察來看,所有花椙有的花苞也會全開的。因此我估它應該是可以爆發花的品種。這個品種有一個很有趣的地方,便是每朵花也稍有不同,雖然不及K’s Cherry Chip Frosting 那麽極端的不同,但粉色及紫色的斑紋式樣每朵也稍有分別,更不用説有些花是單瓣,而有些是半重瓣了。...